东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给大佬续命后我把自己也赔了第5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21:44:19
给大佬续命后我把自己也赔了
给大佬续命后我把自己也赔了
作者:有狐千岁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公告:文文大概周日(6月14)入V~感谢美丽大方善良可爱,支持正版的小天使,爱你们么么哒!接档文:《我和渣攻在线互演[快穿]》感兴趣的小伙伴可戳专栏!本文文案:大国师白行歌仓皇离宫时,偶遇一人万灵伴身,阴气萦绕,为将死之相。他好意提醒,却被卸了四肢筋骨,痛得自己看起来才是命不久矣的那个。那人还威胁道:“现在再算一算,我和你谁会先死呢?”结果当真在鬼门关绕了一圈的谢璟深:“……谈谈?”有点记仇的白行歌:“滚。”·后来,拥有被上天宠着的命格的白行歌突然发现,只要谢璟深对他好一点,死气就会少一些。谢璟

庞旧山参观了一下宁独家里的小院,然后在客厅坐定,说道:“兄弟,你选在这里,应该是要求学吧。”

这种胡然都能猜到的事情,实在是不言而喻。宁独眼角露白,算是回应。

“还不知兄弟姓名。”

“宁独。”

“宁兄弟,不知准备考取哪座学府?”

胡然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说道:“我家少爷说了:白鹿院学究有余,气量不足。不学。神锋学堂威严有余,血性不足。不学。广泽学宫阔论有余,气魄不足。不学。青藤园沉稳有余,锋芒不足。可学。”

庞旧山脸上惯有的笑容逐渐收起,露出思索的神色。天下敢对四大学院如此评头论足的人着实不多,大多都是博人眼球之徒,其中能有真知灼见者可谓是寥寥。初听宁独的评语确实有些狂妄,但是细细想来其中却不无道理。

近二十年来,白鹿院几乎出了半朝的文官,隐隐成为天下第一院,哪怕看门老爹都是达官贵人巴结的对象,在这天都少说也有三套住宅。白鹿院之盛,确实是让里面的那些人眼高于顶,心中气量渐小。朝中人相识,最先讨论的也往往是自己是白鹿院哪一届的学生。

大明王朝昌盛三百年,自明武帝开疆拓土后,整整五十余年无战事,武将难免被束之高阁,空有一番抱负却无处施展,整日便高声提及昔日荣光,只能在威严上做工夫,难免失了血性。神锋学堂满是少年英才,也不可避免地深受影响。

光泽学宫号称是才子数量天下第一,常常有惊人之语从其中传出,也有不少人杰。然而派系太多,近些年来勾心斗角,只在言语上做文章,流于表面,很久未有惊人大事或者大人物横空出世。

至于青藤园,近乎于养老院,不论是哪方面的人物,当其年事已高,疲于争斗,又想教书育人,便会退居于此,怀念当年旧事,教训长江后浪。老人太多,难免就有了沉气。

胡然瞧见少爷瞪了自己一眼,知道自己不该多嘴,便老老实实嗑瓜子去了。

忽然,庞旧山拍了一下桌子,诚然说道:“宁兄弟,哦,不,宁哥,你这番言论实在是一针见血啊!单单是这番言论,你就有资格进四大学府。只是不知道宁哥为什么觉得最后青藤园可学?”

胡然又想说话,瞧了少爷一眼,吐了吐舌头。

宁独说道:“可学就可学,没那么多为什么。”

庞旧山彻底放下了架子,说道:“不知道宁哥是哪个院的举荐信?”

“举荐信,什么东西?”

庞旧山被宁独问愣了,见对方脸上没有丝毫的撒谎的样子,说道:“想要报考四大学府,首先得有地方名院或者是名人的举荐信,要是举荐信的分量不够或者写的不够好,连参加考试的资格都没有。每年单单是这十万考生的举荐信,四大学府的人就得筛选三天三夜,其中也会有部分人被剔除掉。宁哥,你不会没有吧?”

“没有。”

“那这可糟了,筛选举荐信的时间已经过了,有资格参加考试的名单也已经出来了。宁哥,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不知道。”

“那这可就太糟了啊!”

宁独瞥了一眼庞旧山,说道:“那这可就太好了吧,你想笑就笑出来吧。”

“哈哈哈哈!宁哥,这可真的太好了!”庞旧山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浑身都在颤,几乎要把屁股下的椅子都给震垮。

“你是想找我替你去考试?”宁独直截了当地问道。

“宁哥就是聪明!”

“为什么找上我?”

庞旧山收起了笑容,极为认真地说道:“你知道在胡辣汤馆里跟你同桌请你吃饭的那个人是谁吗?”

“不知道。”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他手里的举荐信是江南谢老爷子。”庞旧山看出宁独显然不明白谢老爷子是谁,便继续说道,“江南谢家,三代首辅,文人半壁江山都是他们家的。据我所知,谢老爷子平生也只写过这一封举荐信,就是给他的。”

“原本你是想找他?”

“嘿嘿,这样的人,我是万万不敢找他替考的。原本只是凑巧碰到了,想认识认识那人,不过后来碰到了你。”

“既然他能请我吃饭,就说明我值得他请。而我又是个无名无姓的小卒,所以你就想找我替考。”宁独说道。

“哎呀,宁哥,话不能这么说啊!要是你也能考试,我自然不会让你放弃自己的大好前程来给我替考。这不,你不能考嘛,啊?而我也恰巧要考青藤园。反正我是不想去学的,到时候你就去学。不管怎么说,在青藤园学一年都是不亏的啊!我要名,你要实,我们是各取所需啊!哈哈哈哈……”

庞旧山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够这么幸运,恰好碰上宁独这样一个可以去替考的人,自然是喜不自胜。

“你倒不是信我,而是信那个请我吃饭的,或者说你是信那个谢老爷子。”

“嘿嘿,宁哥,不瞒你说,谢老爷子选中的人,不论选哪个学府,不是今年的魁首我都不信!”

宁独理清了这其中的关系,略微一思索,说道:“替考行价多少?”

“宁哥,我是想跟你做交心兄弟的。不,我是可以做你的跟班。因为宁哥你真的比我聪明许多。”庞旧山忽然挤眼笑了起来,全然没有在胡同口的倨傲与威严。“我不跟宁哥你扯谎,这东西有价无市。咱大明王朝的科举分为秋闱跟春闱,秋闱考举人,春闱考进士。四大学府的学生呢?不需要考秋闱,就可以直接考春闱,几乎必中。虽说我兜里有几文钱,买得到举人,却买不到进士。那些士人喜欢钱,却不喜欢商人,是断然不喜欢与我们为伍的。卖给我一个举人就是底线了,绝对不会卖给我进士。”

“你家够有钱了吧?为什么还要来挤?”

“宁哥,我只想要个名。能考进青藤园,能够招揽太多的生意了。”

“明白了。”宁独虽是这样说,心中却还是存疑。

“宁哥,只要你帮我把这事弄好了,你就永远是我的大哥了!”庞旧山有些兴奋地说道。

“我可以替你去考。”

“好,宁哥,那我们就这样说定了!”

“就这样说定了,胖子。”

“哈哈哈哈……别人说我是胖子我一定会恼,唯独宁哥你叫我胖子我听得格外亲切。宁哥,我先走了,今晚这事我给你处理一下,保证以后不会再有任何人来打扰你了。这两天宁哥你好好准备准备,考试的事情明天我再跟你来细说。”

“走吧,胖子,不送了。”

“等一下,宁哥,你把你带的钱都给我。今晚这些人,八成就是通过这银票上的正德标记找来的。这是三千两,我身上只有这么多,你先用着,等明天我再送些来。”庞旧山说完这些,不再磨蹭,摆摆手便走了。

等到庞旧山离开院子,胡然出去锁上了门,回来后小声问道:“少爷,你为什么要替胖子去考?”

“因为他有钱。”

胡然点了点头,认同了宁独的观点,又问道:“那少爷,你晓得青藤园都考什么吗?”

“又不关我的事,我只去考便是,反正能替胖子考上。”

胡然觉得也对,又想起了一件事:“哦,对了,少爷,你是怎么知道门后有人的?”胡然满眼的疑惑。当时若不是少爷从身后拉了她一把,那两个大汉一定会把她敲晕。

宁独戏笑了一声,说道:“因为下过雨。”

“下过雨怎么了啊?为什么下过雨你就知道门后有人?”胡然追问,但宁独已经关上了自己的房门。胡然就只能挠头,想不明白少爷是什么意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