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江湖正文

兵长开门!社区送温暖在线阅读第7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8:01:48
兵长开门!社区送温暖
兵长开门!社区送温暖
作者:RiSang利桑
来源:晋江文学城
乔悦晗是现世在日留学生也是巨人圈有名的太太,教科书式利厨。在巨人第三季播出的那天竟然惊奇诡异的穿越了?SO乔悦晗开启一段在巨人世界里的奇妙冒险,努力完成上辈子的梦想“利威尔强势攻略”“说,你到底是谁?”利威尔冰冷的的目光让乔悦晗心里一颤。“我是您的脑残粉呀兵长。。”“啊?”多年以后“利威尔。”“嗯。”“我爱你。”“耳朵都听出茧了。”女主不苏,不白莲花,脾气爆不好惹,前期暴躁老姐,后期机灵柔和。对利威尔情有独钟,因为做错某个决定显得比较中二,前期微虐,后期甜甜甜!结局HEHEHE!

清冷的气息喷在徐菲的耳边,让徐菲腿脚一软。

“你、你先放开我。”徐菲靠在君祁墨怀中,挣扎着推开他。

“不要。”君祁墨不满徐菲一直想推开他,有些委屈的看着徐菲,突然抱起徐菲,往床那边走去。

他一个人在这里等了好久了,等得自己都困了,徐菲才上来。

她把他扔在楼上,自己在下面陪着别人看电视,这让他十分的不悦。

“你怎么上来的?”君祁墨把徐菲往床上一扔,徐菲在床上打了个滚,离君祁墨远了一点之后,才抬头看着他。

她的房间虽然在二楼,可是想要爬上来也并不容易。

君祁墨板着脸站在床边,没有回答,只是不悦徐菲避他如瘟神,还离他那么远,他想抱着她。

徐菲感受到一丝微风吹了进来,有点冷。也不在意君祁墨有没有回头,扭头去看自己房间的阳台,果然,落地窗开着。

“过来。”君祁墨冷硬的对着徐菲伸手。抿着薄唇,他不喜欢她看着别处,他想要她的眼中只有自己。

徐菲咬着下唇摇头,她要是过去才奇怪呢。

“过来。”君祁墨皱眉,声音更为强硬冰冷,浑身散发着冷气。

徐菲打了个冷颤,连忙抬手把自己的手放到君祁墨的手心上面。

“乖女孩。”君祁墨嘴角挂上了一个满意的笑容,手臂一用力,扯着徐菲身上的衣服把她往自己怀中一拉,另一只手顺势环上徐菲的腰。

“哧啦——”一声,徐菲身上的衣服应声而破。

“呀!”徐菲双手环住自己的肩膀,扭头看向自己身后的君祁墨。

“乖~”君祁墨抬起一只手,摸摸徐菲的头发,然后低头在徐菲后背已经结痂的牙印上轻轻落下一吻。

这才看向徐菲线条优美,肤如凝脂的脖子。

哪里本该斑斑勃勃的布满青紫色、暧昧的痕迹的,可是现在哪里却是白皙无瑕。

想到刚刚自己啃咬徐菲颈侧时,闻到的那阵与徐菲体香完全不同的甜腻香味,还有尝到的那股苦涩的味道,君祁墨皱起了眉。

“你要,做什么?”徐菲环住自己的肩膀,不让衣服落下来,惊慌的看着君祁墨。

君祁墨依旧没有说话,站起来,抱着徐菲就往浴室走去。

“你干什么?”徐菲顾不得管自己的衣服了,见他抱着自己往浴室走去,为了防止自己掉下去,连忙伸出一只手抓住君祁墨胸前的衣服,另一只手依旧紧紧捂着胸前的衣服。

君祁墨把徐菲扔到浴缸之中,徐菲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而君祁墨已经拿起了花洒,打开水就往徐菲身上冲,冰冷的水接触到温热的皮肤,徐菲打了个寒颤。

抬手抹干脸上的水珠,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紧紧的贴在徐菲身上,勾勒出她妖娆的身姿。

“毛病啊,你干什么?”徐菲站了起来,再次抬手抹干脸上的水珠,又伸手把花洒关上,顾不得心中那一丝害怕,怒目对上君祁墨。

无缘无故的被人抱到浴室,还开着冷水对着她冲,能不生气她就不是什么恶毒女配,而该是圣母白莲花了!

啊呸,她本来就没打算当那个恶毒女配!徐菲依旧怒视着君祁墨,但这并不妨碍她进行心理活动!

“洗干净。”君祁墨垂着眼睑,手中依旧拿着花洒,无辜的站在那里。

“……卖萌犯规不知道吗?”洗……见君祁墨无辜的看着自己,徐菲也不好意思说下去了,咽下到嘴边的话,无奈翻了个白眼,抬腿就要从浴缸中跨出来,还不忘低头嘟囔一句。

不得不说,她被萌到了!

不过……

冷死她了,洗毛线啊,她才不陪他玩!

现在虽然是夏天,但是再热的天,也受不了被这冰冷的水往下冲啊!

“洗干净!”君祁墨挡在徐菲面前,紧抿双唇,神色不悦,抬手又把她按回去,再次打开花洒,开水就往徐菲颈侧冲去。“洗干净!”

“你……”有病啊!徐菲抬头就看见君祁墨抿着的双唇和那紧绷的下巴,很没出息的低下头,默默的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又默默的伸手把水温调到合适的温度。

“我调个水温,呵呵呵,调个水温。”笑咪咪的讨好着君祁墨,小心翼翼的把手收回来,双手重叠放在小腹上,一副乖宝宝的模样。

妈啊,她刚刚居然和君祁墨这个煞神叫板!吓死宝宝了,还好他没在意。

她刚刚怎么就那么脑残的忘记君祁墨是如何对待原主的了呢?这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人啊!

徐菲安安静静的坐在浴缸中,任由君祁墨拿着花洒往她身上冲水,想到梦境中的发生的事,心中一阵后怕!

见到徐菲又开始害怕自己,重新变回了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君祁墨掩下心中一闪而过的阴霾。垂下眼睑,拿着花洒往徐菲身上冲水,一边抬手在徐菲颈侧轻轻的搓着。

他不喜欢徐菲害怕自己,也不喜欢她对着自己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喜欢看着徐菲对着他张牙舞爪的样子,却又不希望她反抗自己……两种矛盾的情绪在君祁墨心中冲撞着,让他烦躁不已,手上的力道也不由的重了一些。

徐菲咬着唇,默默的承受着君祁墨有些粗暴,却还在她能够忍受范围的动作。

她今天好像在颈侧涂了遮瑕膏,所以,君祁墨是为了帮自己洗干净颈侧的遮瑕膏吗?想着,徐菲看了一眼抿着唇的君祁墨。

“洗不干净!”见到徐菲咬唇,君祁墨皱眉,有些委屈的看着徐菲,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掌心贴着徐菲颈侧的皮肤,哪里经过温水的冲洗变得一片滑腻,微微闪着亮光,和肩膀的皮肤依旧有着一些差别。

听到君祁墨这句话,徐菲一愣,惊诧的看着君祁墨。所以,他真的是在给自己洗遮瑕膏?

君祁墨也看着徐菲,低头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唇,无辜而又沮丧的看着徐菲。“洗不干净。”

“我自己来。”徐菲伸手关掉花洒,看着这样的君祁墨,徐菲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罪恶感,就好似她欺负了君祁墨一般。

可明明现在被欺负的人是她!也不知道她心中的罪恶感是怎么来的!

君祁墨眼巴巴的看着徐菲,双唇依旧是抿着,神色依旧冷硬,可是看着徐菲的目光却如同一只被人抛弃的小狗一般可怜。这样的目光配着他的表情,却没有丝毫的违和感,反而给人一种反差萌。

卖!萌!犯!规!

见到君祁墨如此看着自己,徐菲真的很想拿个印章,刻上‘卖萌犯规’这几个大字,然后印到他的脑门上。

扭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双手撑着浴缸的边沿,站了起来,伸手扯过挂在一边的浴巾。

在徐菲移开目光的时候,君祁墨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脸上也挂上了灿烂的笑容,看着徐菲的眼神更为温柔。

徐菲并没有注意到君祁墨的目光,径直跨出浴缸,一边拿着浴巾擦拭着头发,一边走到镜子面前,扭着头察看自己颈侧的痕迹。

由于被水冲洗过的原因,遮瑕膏已经花了一些,隐隐约约的露出青青紫紫,暧昧的痕迹。

徐菲把浴巾扔在一旁,伸手拿过卸妆水和化妆棉卸妆。

君祁墨走到徐菲身后,双手环住她的腰,透过镜子,认真的看着徐菲每一步动作,丝毫不在意徐菲身上的衣服把自己的衣服也弄湿了。

“哈噗~你先出去。”刚刚拧上卸妆水的瓶盖,徐菲就大了个大大的哈噗,低头看着自己湿透的衣服,伸手推嚷了一下君祁墨。

君祁墨满眼宠溺和无奈的看着徐菲,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湿掉的衣服,抬手看了一眼腕表,伸手搂过徐菲在她颈侧咬了一下。

“……嘶!”徐菲推开君祁墨,抬手捂住颈侧被咬的地方,今天早上的痕迹还没下去,现在脖子又被咬一口,她这痕迹还要不要消下去了?徐菲敢怒不敢言的瞪着君祁墨。

“乖女孩!”君祁墨扬起笑容,没有在意徐菲恨不得吃了她的眼神,像个恶作剧成功的男孩一般,抬手摸摸徐菲的头发。

徐菲被君祁墨的笑闹得心塞,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打掉君祁墨放在自己头顶的手,‘啪——’的一声关上浴室的门。

君祁墨无奈的抬手摸摸自己差点被门撞到的鼻尖,低低的笑了起来。

侧着头站在镜子前的徐菲,查看了一下被君祁墨咬红了的颈侧,听到门外传来的笑声,低骂一声变态,又摸了摸被咬的地方,转身放水洗澡去了。

至于那红肿的双唇,那有什么好看的!

君祁墨嘴角挂笑,又低头看了一下腕表,抬头看了一眼紧闭的浴室门,转身往开着的阳台走去,站在阳台边上,跳了下去……

君祁墨翻过围墙,墙外停着一辆黑色低调的迈巴赫,君祁墨刚一出现,站在车旁边的黑衣大汉便上前,为君祁墨打开车门。

“走吧。”上了车,君祁墨看了一眼亮着灯的徐菲的房间,整了整衣服上的皱褶。

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衣衫湿了一半的君祁墨,黑衣大汉缓缓发动汽车。

洗完澡,徐菲才发现自己没有拿衣服进来,半躺在浴缸中,看着挂在墙上的浴巾,徐菲整个人都不好了。

裹着浴巾,背对着浴室的门,想到门外的那个煞星,徐菲又做了好几个深呼吸之后,才打开门走了出去。

房间里灯火通明,徐菲站在浴室门口扭头围着房间看了好一会,发现君祁墨已经离开了之后,心中松了一口气。

双手捏着浴巾的一角快步往衣帽间走去,套上了一套家居服之后,这才走到梳妆镜前拿着吹风机吹干头发。

吹完头发,徐菲打了个哈欠,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了上去。伸手关灯的时候,突然摸到一个冰冰凉凉的瓶子。

这是什么?

小黑屋——君祁墨:

我并不是那么相信家族中命定之人一说,

也不愿意自己的生活因为另一个人而有所变化,

但是……如果那个人是她的话——

我想所有的改变我都不会介意!

原来,见不到一个人真的会想念;

原来,见到一个人也真的会想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