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雪刃霜刀之天降童兵斗歹人(上)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8:13:08
雪刃霜刀
雪刃霜刀
作者:四季奶糖
来源:晋江文学城
傅霜行重生了。可谓是“活的惨淡,死的莫名”。重获新生的他决定开始另一番人生征程,带上“白月光”师父一起摆脱命运,过上隐居山林的种田生活。可惜天不遂人愿,他还是撞见了前世抹了自己脖子的“仇人”——秦观雪。更惨的是,他一朝穿回了小时候……于是这一世就变成了——被迫和“仇敌”一起读书学习。这些他都忍了,但最可怕的是,他那个白月光师父也重生了……岳星明:徒儿,为师去追求爱情了,你好好学习,和我未来的小叔子打好关系哦~傅霜行:你不如一刀鲨了我……可随着重生,前世未曾卷入的世家纷争也在此逐渐拉开序幕,武林角

话说曹操一家人入住四来客栈,陈兰不愿与乡野之人同堂共食,遂吩咐店掌柜将饭菜端到自己房间,这时管家和家丁也要下楼用饭,他们毕竟是下人,不能和主人一样在房间吃饭。

老何站在丙字房门口说道:“夫人,我们下去用饭了,你要是有什么吩咐就喊我一声。”

陈兰说道:“好,你下去吧,等等,你去把阿瞒(曹操字孟德,小字阿瞒)叫过来用饭。”

老何应道:“是。”

老何走到曹操门口敲门喊道:“大公子是我老何,夫人叫你过去用饭。”

房里曹操应道:“知道了,就去。”

曹操慢慢起身来到丙字房,陈兰见他来了便说道:“快洗手吃饭吧。”

曹操在铜盆随意洗了洗擦干然后脱鞋上床正坐在陈兰母子对面,三荤三素一汤、一鲜果一糕点,还将就,曹操一坐下,曹德便扯下一只鸡腿放到曹操碗里说道:“哥,你一只,我一只。”说完他又扯下令一只腿咬了一口。

陈兰逗道:“你们一人一只鸡腿分完了,娘怎么办。”

曹德把鸡腿递到陈兰面前说道:“那我这个让你咬一口。”

陈兰笑道:“就让娘咬一口,你怎么这么小气。”

曹德不情愿地说道:“那整个给你。”

陈兰笑骂道:“你都咬过了,还给娘吃,都是口水,脏死了,快拿回去。”

曹德又笑嘻嘻地把鸡腿收回来咬,陈兰舀了碗汤给曹德道:“说了多少次用饭要先喝口汤。”说完她也给曹操舀了一碗汤,曹操不吭声,接过汤默饮。

默不作声吃了一通,曹操放下筷子说了声“我吃饱了”便起身穿鞋,陈兰叫住曹操:“阿瞒,你和啊疾(有的书说曹德叫曹疾,史书又无他的字,我便以啊疾为他的小字)把这盘鸡和这盘牛肉给老何他们端过去,咱们反正也不吃了,他们人多还要吃的。”她转头对曹德催促道,“快穿鞋子帮哥哥一起端。”

曹操二人穿上鞋子便端着没了两支腿的蒸鸡和半盘熟牛肉吱吱地走下楼梯,老何五人坐在地板上正吃的欢,见状急忙迎过来,曹德说道:“何伯,我娘让我们把这两盘端给你们吃。”

老何赶紧接过盘子说道:“多些夫人、大公子、小公子惦记着我们这些下人。”

曹德说道:“哥,那我们回去吧。”

曹操说道:“你先回去吧,我要是上茅房。”

曹德说道:“我也要去。”

老何把菜盘交给家丁后喊道:“掌柜的,快带我们公子去茅房。”

店掌柜从一旁赶了过来说道:“两位公子请跟我来。”

曹操说道:“不用了,你告诉我在哪就行了。”

店掌柜指着后院门帘说道:“茅房就在院子里,出去右转就看到了。”

曹操对曹德说道:“走吧。”

二人掀起帘子到了院子右转便看到了茅房,曹操就四下观察,马棚有栏杆可以攀上去,然后就可以翻出墙了,打定了主意就同曹德走入茅房。

曹德拉起衣摆并问曹操道:“哥,你晚上要怎么出去呀?”

曹操头往左边一甩说道:“从马棚上面翻出去。”

曹德说道:“好高呀,下去时怎么办。”

曹操说道:“这点高算什么,一跳就跳下去了。”

曹德又说道:“那你怎么回来呢。”

曹操回道:“找个东西垫一下就攀上来了。”

曹德说道:“哥,你好厉害啊。”

曹操说道:“是你太没用了,记得别和你娘说。”

曹德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说的。”

曹操解完手回到房没多久曹德又推门进来,他把手上端着糕点和鲜果递给曹操说道:“哥,给你晚上的点心。”

曹操接过盘子放在床边的案子问道:“怎么,你娘在洗澡?”

曹德点点头应了声“嗯”,在曹操床上坐下又问道:“哥你的碧蛟术练的怎么样了。”

曹操淡淡说道:“还是那样没进展。”

曹德说道:“你已经很厉害了,我都吐不出火。”

曹操说道:“就你那点内力还想吐火,你练好火球术就可以了。”

曹德吐吐舌,脱鞋躺在曹操床上。

这时跑堂的过来敲门问道:“客官,要热水洗澡吗?”

曹操回道:“把水拿上来吧。”

不一会两个跑堂的各拎着两桶热水进来,他们把麻利地把热水倒进屏风后的大澡盆里,一会又拎了一次热水过来,一个跑堂的说道:“客官,可以洗了,有什么需要再招呼我们。”

曹操说道:“你们出去吧。”

两个跑堂的退出房间关上房门,曹操下床准备脱衣洗澡,曹德说道:“哥,要不我和你一起洗吧。”

曹操说道:“待会你娘不是要帮你洗吗。”

曹德说道:“我都是自己洗的,才没让她帮我洗,反正你这水也打好了,我们就一起洗吧,我们好久没一起洗过澡了。”

曹操虽不喜欢陈兰,但与这个弟弟关系倒还不错,他脱下衣服一扔说道:“要洗就快点,不过别指望我帮你洗。”

曹德笑嘻嘻说道:“不用你帮我洗。”

曹德脱掉衣服与曹操一起钻进澡盆,兄弟二人在水中洗得甚欢,水花溅了一地,直到水凉了他们才出来。曹德没有换穿衣物,就光着身子躲在曹操的被窝里,好一会儿陈兰才过来找他,陈兰走进房间说道:“啊疾,快起来,该洗澡。”

曹德窝在被子里说道:“我和哥哥一起洗了,我光着身子呢,娘你快拿衣裤来给我穿。”

陈兰说道:“就这两步路,回去再穿。”

曹德说道:“不要,好丢人的。”

陈兰笑道:“就你那小屁股谁看你。”

曹德就是窝在被子里不肯出来,陈兰说道:“好,娘这就给你去拿。”没一会陈兰就拿了曹德的内衣过来,“那快穿上。”

曹德又说道:“娘你先回房,我待会就回去。”

陈兰白了曹德一眼说道:“快点。”

陈兰一走,曹德就起来穿上衣裤,他穿上鞋子说道:“哥,我回去了。”

曹操说道:“我要睡一觉晚上好练功,你别过来打扰我了。”

曹德“哦”了一声关门出去,曹操把糕点和鲜果倒在手帕上裹起来,又把茶壶里的水倒进水囊里,最后用大布把点心和水囊包起来,把准备完毕他就躺床上睡觉。

“咚!——咚!咚!”,三更声传来,接着又响起了更夫的声音:“春气湿冷,关好房门。”

听到声响,曹操睁开眼睛,迅速坐起穿上鞋子,他推开窗户察看院子,院子无人,他关上窗户拎起包袱背上,轻轻打开房门,走到回廊上往下一探,店小二躺在榻上睡觉。曹操蹑手蹑脚地走下楼梯以防吵醒店小二,到了后院他跳上马棚的栏杆又顺着柱子攀到棚顶,墙虽然比曹操人高,他却毫不害怕,一跃而下。

夜半①时分,街上无人,天上本无什么月光,曹操还专拣小道,尽往黑处走去,越走越偏僻,约莫一刻钟,眼前出现一座废宅。曹操走进院子一看,房子残破不堪,院子满地杂草,四周又无居民,是个练功的好地。曹操把包袱挂着院边的树上,又捡了些枯枝放院子中间,他往后面退了好几步后双手并拢放在腰间,慢慢地双手向上升起,升到胸口时双掌迅速向中合并,接着曹操念道:“火法—一碧蛟术。”突然一道黄绿色火苗从曹操口中喷出,火苗飞向枯枝堆,片刻火苗又消失不见。

曹操一脸不满之状,他再次并拢手指置于腰间,闭上眼收拢心神,他细心按照祖父曹腾教他的在丹田中聚起一股内力,又慢慢把这股内力往上提升,提到心口时,他双掌合并置于嘴前,两手食指长指竖起并拢,大指、环指、小指②三指交扣,内力运足了他睁眼睁眼念道:“火法—一碧蛟术。”一念完曹操就把胸口的内力从嘴中喷出,顿时一道黄绿色的火苗从他嘴中喷出。这次火苗比上次的要粗一些,火苗扑向枯枝堆,只一会,曹操内力不继,火苗随即消散,但枯枝已被点燃,散发着黄绿色的火光,烧了一会黄绿色火焰慢慢褪去,变成正常的红色火焰。

枯枝堆点燃了,可曹操还不满意,他又抬手运功,“火法—一碧蛟术”,黄绿色的火苗又喷射而出,也只一会就因内力不继而消散。曹操并不停歇,接着一遍又一遍地练功,黄绿色的火苗一喷一散,火光一闪一灭颇为吓人,幸好附近并无人家,不会惊吓别人,也不会被人打扰。练了一个时辰左右,曹操已口干舌燥,满面是汗,他用衣袖擦了擦脸上汗水,走到院边取下挂在树枝上的包袱。

曹操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他打开包袱取出水囊咕咕地喝了几口水,解了渴后他拿起糕点一个个塞嘴里。又练了一个时辰,却丝毫没有进展,火舌喷出一会就就消散,他难免有些丧气,“哎,看来爷爷说的对,内力不足真的练不好碧蛟术这种高级法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练到爷爷说的那种烧融钢铁的地步,算了甭多想了,还是抓紧时间练功吧。”

曹操又练了一个时辰的功方才罢休,虽然黑灯瞎火中只走了一遍,但他却熟记着来路,照着来路原路返回。回到客栈院墙边,曹操搬了一块大石头过来,他站到大石头上面,向上一跳,双手抓住墙头,用力往上一翻,他整个人就翻上了墙头。翻上墙头后曹操就马上跳到院子里,可他落地后却惊讶地发现院子里有两人惊讶地在看着他,而二人身后,还有一个人爬在一根竹竿上面,这人手里拿着一细根竹管,而他旁边正是曹家家丁所住房间的窗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