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古言正文

绝世毒医邪王妃第三章在线阅读

来源:17K小说网 2021/6/11 9:55:07
绝世毒医邪王妃
绝世毒医邪王妃
作者:笔未离手
来源:17K小说网
世人皆笑她废物?殊不知他是重生而来的医学天才,左执银针右执魔琴,眸若寒潭古惑人心。欺她负她之人,让他们去地狱团聚;想阴她杀她之人,让她们自相残杀。得逆天神器,神兽自动认主,执手邪王共同号令天下!!苍苍大陆,看谁笑到最后。

洛惟见小姑娘一脸吃瘪的表情,微不可察地挑起一侧唇角,起身回了自己房间。

冷姗吐舌,冲着男生的背影比了个鬼脸,然后踱步来到虎背兄身旁,豪迈爽朗地问:“兄弟,叫什么名字?”

老实待在厨房转悠的人闻声回头,一双小眼眯眯着,“叫我徐奇就行。”

“哦,奇哥好。”

洛惟进了卧房后久久没有出来,徐奇和冷姗并不熟悉,刚刚聊了两句后便各自在座位上无所事事的玩手机。

冷姗越想越觉着自己这一整晚都被人耍得团团转,就算屋里头的人好心将房子借给她几天作为急用,也抵不过她的熊熊吐槽之心。

她决定找个人倾诉一下。

“奇哥,”冷姗见这人老实巴交的确实憨厚,心中添了份好感,凑过去小声问,“你们洛哥,人怎么样啊?”

她满心期待着老实人能顺着她的话头开始真情实感的吐槽。

“洛哥?”徐奇念了遍洛惟的名字,毫不犹豫地高声回答,“洛哥人贼好!人品顶呱呱!”

冷姗:“......”

冷姗生无可恋的注视下,徐奇同样也皱着眉头看她,憋了一会儿没忍住,开口问:“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呢?”

逛超市时,他记得洛惟单独出去拿了条毛巾,再次回来的时侯,手里就多了张校园卡。

当时徐奇将圆滚滚的脑袋凑过去,看见照片上是一个女生,一双杏眼水汪汪的,眼角略微上扬,不加粉饰的脸蛋光滑水嫩,明媚可爱的过分。

“洛哥,这是哪个妹子啊?”徐奇忍不住好奇,又紧跟着赞叹,“好可爱。”

洛惟略微侧头,淡淡地轻瞥一眼凑过来的徐奇,手掌一合,将卡片放进大衣里,一脸平静。

......

\"我没记错啊,洛哥只是捡到了你的卡啊,\"徐奇越想越费解,小小的眼里满是困惑,再次将问题重复了一遍,“那你是怎么找过来的呢?”

冷姗实在不忍心看着老实人继续陷入自我怀疑的头脑风波中,好心打断他,“那个什么,奇哥,我可能要在这儿借宿一段时间。”

“你要在这儿住?”徐奇一愣,然后不可思议地惊叹一声,一双眯眯眼居然睁开了好大一条缝,“原来住在洛哥家的妹子就是你!”

此时卧室的门被拉开,洛惟推着一个登机箱站在门口,下颌微扬,神情很淡的看着不远处厨房里吵吵嚷嚷的两人。

暖黄的吊灯散落在女孩发顶,映着那张还带些婴儿肥的圆脸,一双杏眼宛如星光般亮晶晶的,眉眼上挑,抿嘴时右脸侧有一处很小的酒窝凹陷。

初秋天气渐凉,女孩却不知寒冷的露出一截白皙光洁的小腿,奶黄色的衬衫多添了一份青春的活力。

啧。

小姑娘朝着他摆摆手,照着徐奇的叫法跟着喊,笑眼弯弯的模样瞧着乖顺极了,丝毫不显做作,“洛哥。”

仿佛在电梯里龇牙咧嘴地吐槽他的人并不是她。

“嗯。”他简单应了一声,低头将箱子的拉杆提起,迈着长腿将行李箱推到门口,慢悠悠地从两人身边晃过去。

小姑娘闪着精光的圆眼毫不遮掩地在他身上流连,从她身边路过时,还脆生生地问了一句:“洛哥,吃零食不?”

洛惟停下脚步,转身打量正一脸讨好地看着他的冷姗,对于她的情绪大转变有些好奇。

哪怕知道他是房东后,小姑娘也没看出有多感激,吃瘪时愤愤不平的模样他都看在眼里。

无事献殷勤,定有所图。

“说吧,”双手抱臂,洛惟懒懒将后背靠在墙上,“你想干嘛。”

徐奇在冷姗将两大兜零食放在桌上后,一双小眼睛就没离开过袋子,听着两人絮絮叨叨磨蹭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冷姗妹妹,我有点饿,能吃一点吗?”

“啊,”冷姗闻言回头,见着虎背熊腰兄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心里觉着好笑,“我给你倒出来吧,想吃什么就自己拿。”

话毕便哗啦啦地将零食一股脑儿全摊在桌子上,还不忘转过头,故作大方冲洛惟喊,“洛哥,你也吃点。”

片刻后,洛惟眼神微变;他迈着笔直的长腿,不慌不忙地来到餐桌旁,然后从小山堆般的零食中抽出一个小盒子,拿在手里把玩了一圈后,丢在冷姗面前。

——再牛逼的前锋,也别想射进我这道门。

冷姗表情瞬间石化僵住。

现在好了,她成功由“妙龄女子深夜一人激情购买避/孕/套”的人设,进阶为“妙龄女子欲求不满,私藏闺蜜避/孕/套”的人设。

她听见有人又在她头顶,由鼻腔里极轻极快的哼出口气,嘲讽的意味不能更明显。

“那个不是给我戴的。”她清清嗓子解释,觉得有必要在新房东面前板正形象。

洛惟用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着她,满脸的嫌弃,“我知道。”

冷姗:“......”

我怎么感觉你知道的和我知道的不是一个知道呢。

看着洛惟嫌弃的眼神,冷姗有些挫败地开口,实话实说,“我想养狗。”

洛惟思量片刻,靠着墙壁点了下头,“可以。”

前一秒脸色难看的小姑娘瞬间多云转晴,圆眼噌一下变得锃亮,卷翘的长睫毛忽闪忽闪的;她坐回凳子上,双手乖顺的放在双膝,满怀期待地确认,“真的可以吗?”

她决定搬出来住,有一半确实是因为舍友关系不和,另一半是因为她太想念自家狗子。自从上大学后,她只能放假时回去看上十天半个月,要是碰巧赶上拍摄工作,可能大半年都见不上一次心爱的狗子。

这次她擅自将狗子弄过来,领到房门前猛然想起这不是自己家,万一主人不同意养该怎么办。

“收拾干净。”男人移开视线,丢下一句转身就走。

“好嘞!”冷姗冲着人的背影心高彩烈地欢呼一声,抱起手就开始打电话。

“保安大叔,我等会儿就来拿狗!”

她急匆匆地披上外套大衣,将手机随意丢在衣兜里,火急火燎地跑到洛惟卧室门口,轻叩两声房门,提起音量,“洛哥!我下去拿狗了!你收拾完就先走吧,都快十点了!”

转念一下,这样把人丢下有些不大礼貌,于是她又添上一句,“谢谢你啊洛哥!哪天我请你吃饭!”

她等了半晌,几乎以为洛惟并不想搭理她时,隔着房门才淡淡响起一声。

“嗯。”

-

冷姗欢天喜地的飞奔去小区保安室拿狗。没得到房东首肯前,她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擅自做主将狗带进来,万一房东对狗毛过敏或者很排斥小动物,她该怎么办。

不好还好,看着冷冰冰的大马哈鱼,也算是有点人性。

远远地,不等她跑进保安室便听见一阵犬吠,不必想就是她宝贝儿子的欢呼声。

白炽灯略有些扎眼的灯光下,一只纯黑色的哈巴狗被一条粉红色的牵绳拴在门口,正冲着她的方向兴奋不已地甩着尾巴,嘴巴呼哧呼哧滴着口水。

“儿砸!”冷姗小跑过去,一把将狗子搂进怀里,被它舔的咯咯直笑。

保安大叔拖拉着拖鞋走过来,笑眯眯地冲她说,“我看你再不来啊,它都要哭了,一直搁这儿扒门叫唤呢。”

冷姗挠挠头,有些过意不去地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块钱递过去,“它有多闹人我知道,今晚实在麻烦您了,我现在就把它带走。”

大叔连连摆手,挥挥手让她赶紧回家,时间已经很晚了。

冷姗鞠了一躬,把自家儿子带了出去,看着他兴奋不已地在她身边撒欢儿跑,突然想起来它做了一天的车被人从临城弄来也该憋坏了,决定趁着今晚无事就带他溜溜弯。

于是一人一狗在小区附近慢悠悠地溜达了一个多小时,等她再上电梯时,拿起手机一看,已经快十一点半了。

她习惯性的一摸大衣兜,发现空落落的,什么都没有。

没有钥匙。

这就很尴尬了。

冷姗第一反应是给姜苒打电话,输入号码后的那一刻她突然想到,万一自家闺蜜正在关键时刻或临门一脚呢?她这一个电话敲过去,岂不是掐死一段姻缘。

可她现在浑身上下就两百块钱和一个手机,不说住宾馆钱不够,主要是她没有身份证,正规酒店都是实名制入住的。

算了算了,问一下房东吧。

于是她翻啊翻,终于在和母亲的通讯记录中,找到了洛惟的电话,再三犹豫后确认拨通。

“喂。”

依旧是冷漠疏离的语调,冷姗禁不住打了个寒噤,心中带丝怯意地小心试探,“洛哥。”

“嗯。”那边惜字如金地抠出一个字眼。

“你们那里到我这边,大概要多久啊。”冷姗蹲着撸狗毛,苦哈哈地问。

“有事就说。”那边似乎有些不耐烦,语调冷冰冰的。

“哦,也没什么,”冷姗听着他越发疏远冷淡的语气,心一点点往下沉,索性自暴自弃地开了话匣子,“就是我把我家狗子领到了之后就带他在外面转悠,转悠一个多小时之后吧我突然就发现......”

"......突然就发现我没带钥匙,进不去家门了。"

“知道了。”电话那头应付式地回了一句,然后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只剩“嘟嘟嘟”的忙音。

冷姗觉着自己有些矫情。

洛惟和她不过才几个小时的交情,她哪里来的自信让人大晚上的为自己特意跑一趟。

心情宛如一杯过期的碳酸饮料,突然就咕噜咕嘟地向外泛起点气泡。埋头蹲了一会儿,冷姗重新振作,深吸口气,抱了抱儿子,决定打车回学校凑活一晚上。

笑话就笑话吧,反正就一个晚上。

她刚来到小区门口,正准备伸手拦车,手机铃声却欢快的响起;冷姗抬眼一看,是最新拨通过的一串号码。

她赶忙接起。

“你在哪。”

“小区门口呢,我打算打车回学校睡一晚,”冷姗回答,手里不自觉的卷着衣角,“明天白天可能还要麻烦你跑一趟给我开门了。”

“对不起啊,又让你跑一趟。”

对面陷入沉默。

冷姗埋着头,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冷姗。”对面声音有一丝不耐。

“嗯?”

“我大概四十分钟到。”

“啊,”冷姗发出一个单音节,不自觉握紧了手机,掌心微微发潮。

“回去呆着”,”对面声音依旧平淡无波,语调甚至有点冷漠,“等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