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和鸟人的日常梦醒后的现实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5:34:23
和鸟人的日常
和鸟人的日常
作者:陆唔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名失♂足♂少女,不小心掉落到鸟人大陆的故事天哪!这里都是长着巨大翅膀的鸟人你该怎么办※※【兽人·第二人称】※※

流光花逝去,

痴人梦惊来。

仰天心撩事,

迷茫星辰海。

人生如梦,心路迷茫 !吾三岁丧母,不知其父。取“母”为姓,以未为名。至此为外祖父所养。活在奢侈且孤独的“世界”中。

直至公元2115年3月20日,杨孝知——我的外祖父, 三夷集团董事长,在他年轻的时候,大学无法结业,放弃了城市的繁华生活,默默地回到乡下,矜矜业业、勤勤恳恳,种种地、耕耕田,直到大规模的战争再度爆发,平原地带的田地大片荒芜,粮食短缺, 山地上的荒芜田地才得到有效开发,而外祖父却早通过信誉贷款承包贫瘠不值钱的大量土地山林,在粮价居高不下的时候也坚持将粮食存起来,看准时机赚大钱,也可以说是发国难财。

等局势稳定后开办了属于自己企业,涉及养殖、农作领域,后来一路扩大。将农殖行业作为子行业,转型到了能源和科技创新领域。并将总部迁到了千里之外的山东东营市,不惜花大价钱养了一群因战后失业的国际雇佣军从事企业安保及重要的商业运输工作。

69岁的他不在当年,就在3月20这天他把我叫到别墅停机坪,上了他私人飞机,等飞机升天他便问我说:“我有无梦想”。

“我的 ‘梦’ 和 ‘想’ 是分开的。”我如此回答道。

对于我的回答外祖父表示惊奇,微微一笑。

“ ‘梦’是特殊的存在,‘想’是未知的拥有。 至于梦想到底是什么鬼我才不想知道呢。

听到我的回解,外祖父长叹了一口气。“梦想这个东西呐,他也不晓得是什么鬼,人们总把梦想放在嘴边吹到天上,并没有一个具体的定义,任由摆弄之物罢了” “别看外公能把企业做的这么大,外公却是一个从来都没有梦想的人,只不过是为了在这个残酷无情的世界不折手段的生存下去,一路上小心翼翼、步步为营,用自己的方式活下去而已。” “而今廉颇老矣!当考虑身前身后事了?”我看见外祖父一只手此时正压制腹部的道。

看见晚年的他日夜操劳,还要被晚期的胃癌折磨于心不忍道:“祖父何不放手,让我那几个舅舅替您分忧?”

“祖父何尝不想,一个聪明反被聪明误、一个不谙世事,还有一个沉迷花街柳巷,另外还有你 到处去闯祸。也不知深浅轻重,拳打东城敬老院,脚踩西城幼儿园的荒唐之举也是人尽皆知。。”

话题转瞬变成了对我的责问,深感‘羞愧’道:“这打人这事说到这就差不多了。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家那几位公子,我看见你家大公子业务上好像又整出了那么一些问题,你去看看是不是又被你说的那个聪明给误掉了。 我还看见二公子找的那个未来儿媳前段时间在西城区跟一个男人亲热,那个男人还送给了她一个危险的礼物一只强壮的黑人丧尸,应该是从黑道的地下拍卖会买来的。 真不知道有些人怎么会对一坨没有灵魂的烂肉感兴趣,明知一不小心就会被感染成了一坨烂肉,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 ”

“他们的事情,他们自己做主,含辛茹苦的养育,苦口婆心的教导。到了今天,用尽量宽松的教育让你们走到了今天只为了让你们明美白 作为一个人可以有自己的想法,自己开创属于自己的道路,不管前路为何,迷茫与否。都是自己的选择,对是自己的选择,错了也是自己的选择。是得是失可以归功于他人,切不可怨天尤人,通过甩锅走完这一生。”

“纵观外公我一生,感情、生意、做事,该装傻装傻,该出头出头,人生的棋盘上不悔棋。得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有些事情呐不去包容,心便会很累使我不得好活,倒不如想开点看开一点,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言下之意我懂的......”

“刚才你也说到了丧尸,关于丧尸这个事情呢,虽然40年前在欧亚地区快速扩散,引起大恐慌,鉴于各国军队携手及时隔离清洗,恐慌才逐渐稳定下来。再加上疫苗的出现,人们都没把这当作一回事了。可是丧尸还是会小规模 突然爆发,然后又是清除。即使各国都把为数不多的丧尸关押在丧尸监狱分开关押严加看管还是阻止不了。” “丧尸即使没有灵魂,他们也是有意识的想要活下去,不顾一切的要活着,要么吃人,要么蚕食同类,总之只有血肉能养活他们。如果没有他们也会吃下自己的烂肉至死。为了生存想办法进化自己,变得越凶猛迅速。” “一方面也是我们人类自身的问题,有的人呐觉得亲人虽然变成丧尸,但是还有感情,还认得他们,这些丧尸是他们很重要的亲人不惜拿活人喂食他们,哪怕自己被吃掉也心甘情愿。 有的只是为了博得别人眼球,近距离招惹这些没有灵魂的烂肉,甚至天真以为打了疫苗丧尸就没有了杀伤力,若是遇见进化完全的不能脱身那肯定是死无全尸,让丧尸的进化变得不稳定,不可控。 而且丧尸作为稀有物种,利欲熏心的人呢,不惜把活人变成丧尸,用于地下交易。一不小心就导致生化危机,据外公所知有人就因为和异性那个啥,你都长这么大了,这个你懂的,那个啥之后就会出现被感染的症状。

再加上现在市场上的疫苗假冒伪劣严重,随着丧尸更新换代,新疫苗的价格普通家庭难以负担,各种问题综合一起,本来早就可以终结的浩劫就变的遥遥无期。”

“遥遥无期! 哼! 人欲无情呐!”听外祖父一言,我只能又是一副感叹道。

“小未啊 ? 这些年外公对你怎样?”

“好、非常好、异常的好,好到无法用言语形容。”

“你知道为什么吗?”

“这个嘛,怎么说呢?说不知道嘛,怕你有想法,说是知道嘛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是存在于内心的深处,不可触摸和言语可表达的感觉。”

“当年是因为你的母亲,后来是因为你。”听到外祖父的答案,我表示不解问道:“我想听听。”

“你可能不知道,你那三个舅舅,我的三个儿子,他们当中没有一个是跟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只有你的母亲,我的女儿跟我血浓于水,而我唯一的血脉却早早离我而去,只把你留下。所以我只能把对她的遗憾补偿在你身上,同时我也一直派人去查你父亲的下落,十几年过去了,结果都是毫无消息。就连全国医院、小诊所都没有你母亲的生产记录,而且你不单是跟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你的血型既不是A型、不是B型、也不是AB型,就连最稀有的O型也不是。 就算咱祖孙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维系,你也是我——杨孝知的宝贝外孙,你妈妈——杨绮的乖儿子。”

知道自己扑朔迷离的身世,虽心中惊讶嘴里却不知怎么表达。“劳您费心了。”我带着谢意的语气道。

“同时感谢您和我的妈妈给了我姓、给了我名,给了我家,也给了我另一种意义上的生命,给了我在这个世界得以延续,不管我流淌着的是什么型号的血液,曾经又是谁,但是自我懂事以来我只知道我姓杨,名日‘未’。除了作为杨未活下去,我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未来。”

“你可曾想过你母亲要以“未”作为你的名。”

“我常常深思这个问题,一个‘未’字,未来、以及关乎于我的一切......”

“不错的领悟,那么闲谈到此结束,该 和你说说正事了。”外祖父满意的结束闲谈道。

“我待人宽厚,半生清苦,几十年奋斗创立了 “三夷集团”,如今廉颇老矣 不能饭否,你的几个舅舅虽不尽人意,却还有些商业才能,现今他们的生父都突然出现,并为其谋划,我的 三夷集团 怎甘心为他人嫁妆,经我斟酌你才是最值得托付的人,等我离世以后至于你配不配拥有还得你自己去争取。”

“也是。”我好像听懂了外祖父的意思回话道。

“在此之前我决定先将公司百分之一股份转到你名下,以便于你将来不时之需。”

一笔突如其来的财富,只属于我自己的财产,“那我收下。”我怀着谢意道。

………………

在外祖父的私人飞机在东营的空域航行多时,外祖父跟我说了很多话,这是最多、最久或许也是最后一次。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对我从来都是全力支持,让我莫名其妙的再次感动。

等飞机在东营陌生而隐秘之地降落,才知外祖父想让我在这见一个人,而这个人是一位传奇人物——济南军区26集团军137师师长许敬明,跟我外祖父也有一些交情。 交谈后才知道 26集团军在特招,被特招的人进行三个月培训合格直接分配,职位根据能力而定。而还有一种是通过推荐的,推荐的人直接是军官待遇。外祖父想通过关系让我能得到许敬明师长的推荐, 许敬明师长的意思是想亲眼看看我是否有值得他推荐的能耐。我有什么长处,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能耐。

不过这个地方是济南军区26集团军和外祖父的三夷集团合作的军武科研所。

这个隐秘的科研所有研究人员一百多名,不包括外祖父17个雇佣兵和国配标准排守卫,里面设施齐全,整个科研所修的异常坚固。

里面有一批特殊的试验品,丧尸监狱特供的试验品“丧尸”,我注意到了这些没有灵魂的肉体,碍我眼球的烂肉,我口出狂言,说我要挑战这里面进化最完全,最最厉害的丧尸。我没有办法,在许敬明看来我只不过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公子哥,过来见我只是卖给外祖父一个人情,毕竟我年仅18,刚刚成年,连初中都没上就辍学了。我想短时间把自己卖出去,让他知道我也是有能力的,不可思议的能力,会使他感兴趣的人才,不可思议的存在。

就连祖父也没有想到,我如此鲁莽,想出面制止我,但许敬明师长笑了笑道“和丧尸作战,很大胆,很有趣,他很欣赏我的勇气,关于推荐我的事他也会考虑。”便离去了。

言出必行,我不愿意这事只是考虑考虑,于是请求外祖父,说出了我真实的想法,一晃好多天,都被拒绝。直到2115年5月2日,二舅找到我,要我陪他喝酒,闲聊到他女朋友不知道上哪买了一只黑人丧尸带到他私人别墅当宠物养着,让他很不舒服,他不想看到这没灵魂的烂肉,不仅恶臭恶心还制造噪音,更重要的是这只丧尸已经进化,二舅他害怕一不注意就被感染,他女朋友妇人之见不愿意将丧尸上交国家也不同意处理掉,但是他又不愿意因为这个事情失去他女朋友。

想想一直以来外祖父不同意我言出必行,我突然有了主意。

我没告诉二舅他女朋友出轨的事,也不让他知道他女朋友养的宠物——黑人丧尸是那个他女朋友偷情对象送她的礼物。我告诉二舅说我很好奇。我想见见丧尸长啥样,让我去他家蹭个饭,交流交流感情。

二舅没拒绝,于是第二天早饭时间我便去了他家,用餐时黑人丧尸也在用餐,只不过我们在在家里面丧尸在院子里,我们用餐结束便一起观赏丧尸,只见它还在用餐,恶心至极的进食方式,我的二舅表情又是恶心又是嫌弃,但是有没有办法。

我看见丧尸被两名健壮保镖保持距离用铁链牵着,它正在进食,他的午餐是半面羊身,看它怎么吃不饱的样子真想早点终结了它,但是时机未到。于是我集中注意力盯着它,用诡异的眼神告诉它,这是他的最后一餐,我就是要惹怒它,从法律的字眼上以正当防卫的理由将它除掉,达成我的目的。

最终我付出了代价,我被咬了,被激怒的黑人丧尸挣脱保镖的控制,差一点咬到二舅的女朋友,我在这个制服过程中被咬掉了肩膀一块皮肉,而丧尸也是被我活活打死,就像武松打虎一样。受了伤,除掉了这祸害。 不一样的是,我被感染了病毒,我肩膀伤口上的炙痛,让我生不如死,昏迷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昏迷之中我梦到了我变成丧尸后的样子,虽然除掉了丧尸,我却变成了丧尸,我很凶猛,无人能挡,将恐慌带给了世界,但我找不到后悔的理由,我灵魂何去何从,何从何去?

当我醒来,我躺在自己家里,非但没用变成丧尸,被咬掉的肉都长了回来,没用一丝伤疤存在。我都分不清现实梦境了。

后来外祖父告诉我,许敬明师长已经向26集团军军部给我争取了一个特招名额。我杀丧尸的事看来有效果。但是我为什么没变成丧尸,难道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对于我的疑问,外祖父让公司医学生化方面的专家给了我答案。我开始确实被感染了病毒,病毒无法扩散,被我体内分泌出来的特殊物质吞噬,直接摧毁病毒。 专家对我无不惊奇感叹, 但他们受制于外祖父阻拦无法研究我的身体,还请求我给他们个研究学问的机会。尽管他们救助过我,但我会给他们金钱上的报酬,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我的神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