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头条网
首页穿越正文

九州伏魔记在线阅读第8节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1 4:49:57
九州伏魔记
九州伏魔记
作者:秋风塞上
来源:纵横中文网
长风杀气升腾,右手一指,浮现八十四青色巨石。他纵身向前,一一踏过,有好似蛟龙出水,却又好似云中飞燕。待一息未过,他身上已经凝出八十四道剑气。他昂首向前,抬手一剑,八十四道剑气自是斩的風熄命去,那人更是早已灰飛煙滅。有道是:有朝一日拔劍起,又是十年蒼生劫。

哭得再狠睡一觉起来眼睛又变回水灵,来自母亲的基因馈赠。

喝多少酒睡一觉醒来都不会有后遗症,来自父亲的基因馈赠。

集合自家爸妈基因所长的幸运儿周小溪,在酒后的清晨被系统唤醒。七个小时的优质睡眠补足了体力值,她睁开眼睛,第一句话混合了疑问与关心:“系统,你昨天怎么了?”

系统没有消失,她有说不出口的遗憾,也有着与暂时分别的朋友重新见面的亲切。失恋后的半个月系统一直陪着她,虽然以惩罚胁迫她上进,但正是这种极端的方式逼迫她以冲刺的速度奔出了失恋阴影,回到光明之中。

说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听过系统那句“宿主沉湎于失恋的痛苦”的提醒了。

每天和系统交流,她不知不觉将系统当作了一位严厉的朋友。这位朋友来历成谜,具有支配她身体感觉的能力,让她不敢过多信任,但她同样不希望对方受到损伤。

【宿主摄入酒精量超标会导致本系统功能失常,请宿主保持健康的生活习惯,避免过度饮酒。】

听着好像怪委屈的,周小溪问:“那你现在正常了吗?”

【本系统功能已全部恢复。】

“好吧,”周小溪其实希望它的惩罚功能下线来着,是她异想天开了,她好奇道,“系统也会酒精过敏吗?可你都没有身体……”

根据经验,这种涉及到系统构成的问题一般不会得到回答,周小溪换了个问题:“那你的酒量有多少?我做这一行不可能不喝酒,你告诉我,下次我控制着。”

系统回答:【大约五克酒精。】

周小溪惊道:“那不就10ml白酒?”还不到一口!按啤酒算也不到100ml,这个问题很严重啊,她严肃地说,“我们要谈一谈。以后肯定还有需要喝酒的场合,只喝一口是绝对不行的。”

再说,按系统的酒量来,她以后能吃醉虾醉蟹、酒蒸花蛤、啤酒鸭啤酒鱼吗?

况且受爸爸的熏陶,她对喝酒这种消遣方式并不排斥,不提应酬,她偶尔也会想喝一点,难道还得量着刻度喝?

周小溪越想越坚定:“既然我饮酒不会对你造成永久伤害,喝不喝就由我来决定。”至于喝多少,没有讨论的意义,系统的酒量接近于无。

过了几秒,系统回答:【好的,宿主。】

周小溪软下态度问:“你过敏后还有功能在运行吗?昨天发生了很多事情,要是你不知道,我现在告诉你?”

【听觉功能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正常运行。】

就是知道发生过的事了。周小溪说:“我昨天叫你,和你说话,你都能听到啊?听到不能回答应该很难受吧?”她是以己度人,说完才想到平常她对系统讲话,凡是闲谈,系统从不搭腔。可能系统压根不乐意陪她聊天呢,那就不会着急回答了。

也对,系统都不是生物,大概没有社交需求吧。

兴许系统连情绪也没有,过去偶尔感觉到的几次都是她的错觉。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她的目标是和系统和平相处,早日完成任务。周小溪心情无损,掀被笑道:“让我看看今天吃什么早餐!”美好的周日开始啦。

熊妍昨天和楼听雨约好,今天下午便熟门熟路地来到了楼家。

“蛋糕半小时后送来。”熊妍进门换了鞋,和楼听雨往客厅走,“你在干嘛呢?”

“看报表。”

“你就不能歇歇啊,除了工作没别的事做了?”熊妍也是随口一说,认识几年了,楼听雨一直都是这样,无论做什么必须先做到最好,要赢过所有人才肯放松下来找点休闲。恒越公司显然还未达到楼听雨心中的目标。

熊妍坐到沙发上,佣人知道她今天会来,已经提前将这段时间家里收到的各个奢侈品牌画册收集摆好,放在茶几上供她翻看。她拿起第一本翻了翻,看上一对钻石耳环,把这一页折个角,继续往后翻,已经沉浸在皇帝选妃般的愉悦之中。

楼听雨没管她,回到书房处理工作。

半个小时后蛋糕送到,阿姨拿去放进冰箱。熊妍翻过几本,下面的没兴趣再看了,到书房找楼听雨:“出来玩会儿。”

“玩什么。”她没抬头。

熊妍:“猜麻将牌,一张一百。”

楼听雨合上电脑:“走。”

来到休闲室,自动麻将桌洗好牌推出来,麻将牌全部面朝下,两人开始一张一张摸。先猜拳,楼听雨出石头,熊妍出剪刀,赢家楼听雨拿起一张,用指腹轻摸一下,扣到桌上,说:“七饼。”

七饼容易摸,熊妍放弃挑战,楼听雨亮出七饼,赢到一百。如果她猜错了,就要输掉一百。

假若熊妍选择挑战,挑战结果是熊妍正确而楼听雨错误,那么熊妍赢双倍,是两百;挑战结果是楼听雨正确,不管熊妍正确与否,都输掉两百;挑战结果两人都猜错了,那么平手,不输不赢。

这个游戏是今年过年期间熊妍想出来的,之后就成了每次来的必玩项目,连楼爸爸都很喜欢。这副牌一百三十六张,运气最好的一次楼听雨赢了八千六百块。今天两人旗鼓相当,谁都没有显出优势。

这时楼听雨挑战成功赢到两百,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对了,昨天吃完饭你去哪了?”熊妍扣牌,“四万。”

楼听雨略作考虑,选择挑战,翻开一看正是四万,遗憾地输掉两百,她回道:“遇到公司同事,送她回家了。”

“嗯?”熊妍桃花眼睁圆,“这不是你的风格啊,快说,是谁,怎么回事?”

“周小溪。”楼听雨不打算多说。

“啊……”熊妍的语调波浪般起伏,显然不仅知道周小溪是谁,还有过交集。

楼听雨正意外,就听熊妍问:“小嘴,花瓣唇,长得很可爱的女孩,是不是?”

长得可爱没错,楼听雨不知道花瓣唇是什么,是像花瓣一样柔嫩吗?想了一下昨天看到的,她点头道:“对。你们认识?”

“试用期的新员工嘛,周一开会坐在门边的那个,我和她打过几次招呼。”熊妍笑着说道,“我路过她那边的时候她总会看我。哦,也看过你几次,开会的时候。”

楼听雨想起周小溪旁听电话后的奇怪反应,还是没明白怎么回事。

熊妍还没说完,她笑容自得:“是个喜欢看美女的小孩。”

明白了,熊妍又在夸耀自己的美貌。

“哎,你还没说,你怎么会送她回家?”

楼听雨摇头,指尖点点麻将桌:“继续。”

当事人之一不肯说,熊妍反而更好奇,隔天早晨到了公司,正巧碰到周小溪从主管办公室出来,熊妍招招手把人拐到了茶水间。

这里没有别人,周小溪鼓起勇气使劲看了熊妍几眼,赚足了本,然后像被美丽灼伤了眼睛似的低下头,声音里的愉快劲都藏不住:“熊助理,有什么事吗?”

“昨天楼经理送你回家的?”

“嗯。”周小溪主动交代,“昨天我在路边哭,楼经理以为我遇到困难,就送了我一程。”

熊妍注意力转移:“为什么哭啊?不方便说就当我没问好了。”

周小溪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眼窝浅,很容易哭,其实没什么事。”

熊妍捏了捏她的脸,看到她脸颊泛出红晕,顿时笑得更明媚了,对她说:“好好工作,什么事都有解决办事,现在解决不了就等等,别太担心,今天过得开心才最重要。”

周小溪受宠若惊,脸蛋整个爆红!

熊助理摸了我的脸!还安慰我!天啊这是什么美梦!我那么多眼泪流得太值了!!

她激动得声音都抖了:“谢谢!谢谢熊助理!我今天特别开心!”

“真乖,去吧。”熊妍又轻拍了下她的头。

啊!!

周小溪的灵魂闭目升天。为什么?为什么我有这种幸运!我上辈子一定积了很多福!她决定回到位子上就立刻向福利机构捐款,让自己的下一辈子也拥有被美女捏脸摸头的幸福!

她脚步虚浮如踩云端,视线也像雾气般无法聚拢,因此猝不及防被陈暄暄扑中的时候,她差点带着陈暄暄一起摔倒。

稳住身形后周小溪心脏还在剧烈跳动,惊魂未定地问:“怎么啦?”

“小溪……”陈暄暄抱着她,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小溪,谢谢你!”

周小溪的神儿已经回来,猜到对方是被那天的事吓到了,拍着陈暄暄的肩膀说:“没事了,别害怕,那是个意外,以后都不会了。”

泪流不止这技能看天分,陈暄暄眼泪只流了几串就没有了,她放开周小溪,后知后觉地难为情起来。那天醉酒一回家她就吐了,第二天一整天都晕得难受,今天才感觉好些。她都有点害怕上班,看见周小溪就像雏鸟看见鸟妈妈。

周小溪:“去茶水间说。”

熊妍看在眼中,等楼听雨一到就跟进办公室问:“周小溪哭是不是和陈暄暄有关?”

楼听雨惊讶不已,她没想到熊妍居然还在关心这件事,不过问到这个份上,她没有再隐瞒的必要,说:“周小溪帮她挡酒,拂了丰泰胡总的面子。”虽是推测,但十拿九稳。

话音一落,楼听雨看到熊妍脸上露出了别有深意的笑。

她感到了一丝熟悉,想了想,竟和周小溪那天下车前的笑容相似。

……到底怎么回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